<dl id="ph5lx"></dl>

    <input id="ph5lx"><bdo id="ph5lx"><td id="ph5lx"></td></bdo></input>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百福理財 > 理財資訊 > 債券

    債券

    試點銀行債轉股項目將陸續推出 未來或現“新玩法”

    發布時間:2016年10月25日 信息來源: 作者: 瀏覽量:

      “本輪市場化債轉股,無論是監管部門還是銀行本身,都沒有設置規模和數量目標。但既然是試點,就不可能一擁而上。”作為本輪市場化債轉股前兩單項目的“操盤手”,建行債轉股項目負責人、授信審批部副總經理張明合對中國證券報記者透露,接下來建行及其他試點銀行都會陸續推出更多的債轉股項目。

      據悉,除建行外,工、農、中、交等四家國有大行及浦發、招行等股份制銀行也對債轉股躍躍欲試。

      張明合稱,在建行債轉股50余個儲備項目中,囊括央企、國企、民企,涉及到鋼鐵、煤炭等多個領域,“爭取在多個行業做出試點效應來”。

      專家認為,在試點期間,高負債的周期性行業將成為債轉股重點領域,可選擇上市公司作為債轉股對象,因為其透明度和市場化程度都更高,債權轉讓和轉股價格都更容易在各參與方之間達成一致。

      試點階段風控為先

      《關于開展市場化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10日出臺后,建行兩單債轉股項目正式落地。對此,作為“操盤手”的張明合坦言,“兩單項目都經歷了前后數月的時間,如果從建行年初參與市場化債轉股的可行性研究和討論開始算起,差不多是10個月的時間了。”

      張明合透露,篩選債轉股標的企業經歷兩個階段:首先是建行內部的數據管理部通過大數據及現有的客戶信息做模型進行一輪初步篩選,其中要參考資產負責率、行業指標等。篩選完之后,銀行再去和有意向的企業反復談,“就像談戀愛一樣,慢慢磨合、慢慢縮小范圍”。

      在他看來,50多個儲備項目不可能全都做成,但必須在不同行業、不同類型企業去做,才能真正體現試點的意義。

      “我們的儲備項目里也有民營企業,實際上我認為民企的市場化程度更高,也沒有過多的歷史包袱,內部決策機制也更快、更靈活。與此同時,這對銀行的要求就更高了,我們要買對的,而且不能太貴的。這就必須完全根據市場化的需求,考慮銀行利潤和轉型發展、密切客戶關系、支持實體經濟等因素去推動債轉股。”張明合稱。

      農行副行長樓文龍近日表示,債轉股對象企業的選擇應重點關注:第一,企業類型上,主要選擇符合國家政策導向、目前只是由于負債率高、財務壓力大而暫時困難的企業。對國有與民營企業一視同仁,適用同樣標準,避免出現所有制身份歧視。第二,貸款質量形態上,主要選擇逾期、次級和關注類貸款,以兼顧企業去杠桿和銀行優化資產質量的目標。

      樓文龍建議,從降低債轉股工作難度考慮,建議商業銀行在債轉股試點期間,盡可能選擇上市公司作為債轉股對象,因為股票的流動性大,股價透明度高,債權轉讓和轉股價格都更容易在各參與方之間達成一致。

      券商分析人士表示,從目前看來,試點階段,銀行普遍將風險控制放在了首位。從標的資產、交易方式、退出方式等細節均會做出明確規定。另外,選擇企業具備持續盈利能力且具備業績增長潛力的資產或成為銀行的共識。預計高負債的周期性行業將成為債轉股重點領域,煤炭、鋼鐵和有色行業負債率均超過60%且為地方國有資產集中的行業,未來或將成為地方國企債轉股的重點行業。

      參與經營 銀行提出業績指標

      實施債轉股之后,企業能否利用好這一良機,改善公司經營管理,扭虧為盈?不少參與過上一輪政策性債轉股的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等人士對中國證券報記者坦言,有些企業在度過暫時難關后實現了良好收益,機構退出時實現了幾倍甚至十幾倍的收益。同時,也有一部分企業后續經營不利,機構徹底退不出來。

      對此,張明合表示,本輪債轉股想要做好,銀行需要有“十八般武藝”。他說,“這一輪市場化債轉股沒有所謂的‘兜底’可言了,所以銀行的判斷和選擇就變得極其重要。債轉股之后,銀行會真正參與經營,不管是派駐董事還是其他形式。這對于企業未來在制定戰略、日常重大事項,都有積極作用。我們的目標是保留和擴大優質產能、出清和關停僵尸產能。”

      以云錫集團為例,目前其負債余額為350億元左右,資產負債率約83%,顯著高于55%的行業平均水平。建行方面預計,到2020年,云錫集團將以收入不低于819億元、利潤總額不低于23億元的業績使得投資者能正常退出。

      “為了實現上述目標,我們除了財務指標,對于經營指標也會做非常具體的要求,并且要求其出清一些經營無望的僵尸產能。”張明合說,云錫集團的主營業務一直都運轉不錯,此前由于決策失誤參與的非主營業務卻連年虧損。比如,其參與的房地產業務,建行要求不能再新增任何項目。

      在經營指標方面,建行方面要求華聯鋅銦承諾保持主要生產經營技術指標穩定,且不得低于2015年該經營指標的90%。公司年采礦貧化率不高于4.7%,采礦損失率不高于2.5%,鋅回收率不低于88%,錫回收率不低于46%。

      在參與過上一輪政策性債轉股的中銀國際研究公司董事長、中國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看來,本輪市場化債轉股參與各方的談判基礎已經比較完備,市場預期比較清晰。

      撬動社會資金參與

      就目前落地的債轉股項目來看,建行分別與武鋼、云錫成立基金,銀行自有資金只占了一部分。券商分析人士認為,在接下來的市場化債轉股試點過程中,這種銀行資金作為杠桿,撬動社會資金參與的模式將逐漸成為趨勢。

      在云錫集團債轉股的投資收益方面,預期收益率在5%-15%,期限為5年,不承諾剛性兌付。目前投資方要求華聯鋅銦承諾在投資人完全退出前,每年均應向股東現金分紅,全部現金分紅金額應為不低于當年實現凈利的10%。

      張明合告訴記者,建行方面將申請設立一個獨立的債轉股實施機構,采用基金模式,動員社會資金投向云錫有較好盈利前景的板塊和優質資產。“這些社會資金包括保險資管機構、建行養老金子公司的養老金、全國社保、信達AMC的資管子公司、私人銀行理財產品等,甚至包括境外機構,我們也在接觸。”

      樓文龍建議,應盡快出臺對市場化債轉股采取適當財政激勵的細則,明確稅收優惠和財政補貼的對象、范圍和享受條件。盡快公布參與市場化債轉股投資的投資者資格與條件,盡可能拓寬合格投資者范圍,以提升社會投資者對轉股企業的信心等。

      張明合表示,等到引入合格投資者之后,債轉股或許會出現一些“新玩法”。“比如我們可以考慮給投資者提供‘私人訂制’,即他們想投什么,銀行根據需求去尋找標的。發揮大銀行的信息優勢和品牌優勢,真正實現市場化、法制化的債轉股。”

      不過,標普資深董事廖強告訴記者,目前看來,機構投資者對于債轉股投資應該不會有很大興趣。畢竟,無論是險資機構還是資管公司,都有自己的渠道去投資,不可能大量參與。

    500元倍投方案稳赚

      <dl id="ph5lx"></dl>

      <input id="ph5lx"><bdo id="ph5lx"><td id="ph5lx"></td></bdo></input>

        <dl id="ph5lx"></dl>

        <input id="ph5lx"><bdo id="ph5lx"><td id="ph5lx"></td></bdo></input>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